<var id="kumy5"><legend id="kumy5"><rt id="kumy5"></rt></legend></var>
<progress id="kumy5"><pre id="kumy5"></pre></progress>

<dd id="kumy5"></dd>
  • <span id="kumy5"><pre id="kumy5"></pre></span>
    <rp id="kumy5"></rp>
    <li id="kumy5"><acronym id="kumy5"></acronym></li>
  • 金融情報局網

    相親認識了一個女孩花了3萬元購買金器 對方卻突然“悔婚”?

    當前位置:金融情報局網>資訊 > 社會 > 正文  2022-07-25 08:45:49 來源:瀟湘晨報

    相親認識了一個女孩,花了3萬元購買金器,還付了9萬元彩禮,對方卻突然“悔婚”提出分手,彩禮也沒有退還。

    7月23日,郴州臨武縣的林先生向記者反映,他今年31歲,去年在媒人介紹下認識了自己家附近的小鄺,小鄺是2002年出生的,還有一個非婚生的女兒,但林先生稱自己并不介意,相處一段時間后兩人便確定了關系,他還支付了彩禮錢。

    但在今年春節過后,兩人一起出門打工,沒幾天后小鄺提出分手不辭而別,林先生再也沒見過她。他找到小鄺家人討要彩禮錢,也遭到拒絕。后林先生將小鄺及其家人起訴到法院,法院判決小鄺及其家人退還相關財物。

    林先生稱,時至今日小鄺依舊未退還財物。小鄺的母親龍某某稱:“女兒至今沒和家里聯系,人是他帶出去的,他把人帶回來,我們就退錢。”

    一起出去打工,三天后女方悔婚

    林先生一直是單身,去年8月,經村子里的媒人介紹,認識了附近村子的小鄺。在見小鄺之前,林先生對小鄺的情況有基本了解,她有一個非婚生的孩子。對于這些,林先生稱自己不太在意,“(畢竟)我這么大年紀了”。林先生平時在建筑工地或者工廠打工,每個月三千元左右的工資,很多時候還要去外省打工。

    林先生見到小鄺后,每隔幾天就會去她家。過了半個月,他按照對方要求花了3萬多元購買了金耳環、金項鏈、金手鐲、金戒指等金器,還有一部3000多元的手機。在這之后不久,他就去外地打工,其間,在網上有和小鄺聯系,到了年底過年回家,他給小鄺家送去了9萬元的彩禮,并將小鄺帶回家過年。

    “還沒有正式辦酒,因為她還沒有到20歲,想著我們領證后再辦。”林先生說。過完年,兩人來到廣東中山,去了林先生姑媽工作所在的一個小廠。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,第三天,小鄺就一個人不辭而別了,打電話也沒人接,微信上發了信息直接說要分手。根據林先生提供的短信,小鄺當時稱:“我們分了吧,你想要什么,要彩禮錢的話,自己去我家拿。”

    男方起訴,法院判決返還

    林先生在小鄺離開的第二天趕回了老家,并找到了小鄺的父母。林先生稱,當時小鄺父親稱:“人是你帶出的,現在我們哪里知道人在哪里。”林先生向鄺家人討要自己的彩禮錢,但遭到拒絕。于是,他后將小鄺以及其父母告上法庭,要求其退還相關財物和彩禮等。

    根據臨武縣人民法院判決書,今年3月,此案在該院進行了公開審理。小鄺父母參加了庭審,但小鄺無正當理由缺席。臨武縣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,原告有權主張返還彩禮。本案中,林先生按照農村習俗給付被告彩禮9萬元,現小鄺要求與林先生分手,雙方結婚的目的已不能實現,故原告要求被告小鄺返還彩禮的訴請,應予支持。

    法院判決,小鄺以及其父母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原告林先生彩禮9萬元;小鄺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原告林先生金耳環、金戒指、金手鐲、金項鏈、金吊墜、手機,如不能返還原物,則返還價款34568元。

    7月23日,記者撥打小鄺的電話,處于關機狀態。記者聯系到小鄺的母親龍某某,她稱,小鄺自從去中山之后幾天,就再也沒有和家里聯系過,她也不了解女兒“失聯”具體的原因。龍某某表示,如果林先生能把小鄺找回來,他們愿意退還彩禮錢。

    在上述判決生效后,因為對方一直未履行,林先生向當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,小鄺的父親因拒不履行法院判決已經被司法拘留。

    7月23日下午,林先生告訴記者,在當地法院協調下,小鄺家人同意先退還8萬彩禮,后續等小鄺回來后,再退還金器手機等物品。

    關鍵詞: 郴州臨武縣 臨武縣人民法院判決書 法院審理 返還彩禮

    相關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