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kumy5"><legend id="kumy5"><rt id="kumy5"></rt></legend></var>
<progress id="kumy5"><pre id="kumy5"></pre></progress>

<dd id="kumy5"></dd>
  • <span id="kumy5"><pre id="kumy5"></pre></span>
    <rp id="kumy5"></rp>
    <li id="kumy5"><acronym id="kumy5"></acronym></li>
  • 金融情報局網_中國金融門戶網站 讓金融財經離的更近

    天天快報!溫州模式如何迭代升級:鞋革、紐扣等傳統產業的高端化突圍戰

    當前位置:金融情報局網_中國金融門戶網站 讓金融財經離的更近>資訊 > 財經 > 正文  2023-01-02 08:00:44 來源:澎湃新聞

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切實落實“兩個毫不動搖”,強調從制度和法律上把對國企民企平等對待的要求落下來,從政策和輿論上鼓勵支持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發展壯大。澎湃新聞記者近日前往中國民營經濟最活躍的區域之一溫州,深入調查紐扣、鞋革等具有當地特色的傳統產業,呈現他們在高端化發展道路上的探索。


    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    溫州,山城相擁、陸海交融,素來被稱為“七山二水一分田”,也被認為是中國民營經濟最活躍的區域之一。自上世紀80年代,這座山水之城率先通過民營化和市場化,推進工業化和城市化的發展,與杭州、寧波等一道成為浙江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之一。這種早期以家庭工業、專業市場、小城鎮、供銷員等為特征的發展模式也被概括為“溫州模式”。

    然而,隨著改革開放在全國范圍內不斷深入,溫州率先抓住的“改革落差優勢”不再。在這種背景下,“溫州模式”還“香”嗎?溫州何時能夠成為繼杭州、寧波之后的浙江省第三個萬億GDP城市?

    “中國鞋都”“中國紐扣之都”曾經聲名遠揚,見證了“溫州模式”曾經的輝煌。近些年來,以鞋革產業為代表的溫州傳統支柱產業發展則陷入了某種瓶頸期。

    數據顯示,早在2000年底,溫州鞋革行業產值已達283億元,產量占全國的四分之一,產品銷往近百個國家和地區?!稖刂菔行瑯I改造提升2021年工作方案》提到,“2021年力爭全市實現鞋革行業總產值770億元,鞋革產業規上總產值達到350億元、增長6%以上”。出口方面,2021年溫州鞋類出口額為228.9億元,同比增長12.2%;2020年鞋類出口額為204億元,同比下降32.2%。

    與此同時,一批溫州企業家在產業變遷中摸索、求變,試圖突破行業瓶頸,推動“溫州模式”的進化。

    1987年8月8日,杭州武陵門那把燒毀假冒劣質的溫州鞋的“恥辱之火”激起了溫州人的質量意識,康奈集團創始人鄭秀康、奧康集團董事長王振滔等“鞋王們”決心為家鄉正名,狠抓鞋品質量,走上了品牌化之路。

    二三十年來,溫州鞋等傳統產業雖解決了“質量”問題,但通往品牌化、高端化的轉型之路仍面臨重重挑戰:同質化競爭帶來的行業內卷、東南亞更低廉的勞動力市場競爭、行業原創設計與保護意識不強等等。

    “當年技術比較落后的傳統產業面臨轉型升級的困境,產業轉型的路徑鎖定,轉型成本比較高,升級比較難?!睖刂菔形h校教授朱康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“當改革落差優勢沒有了,就需要依靠新的創新改革來取得成功?!?/p>

    重重挑戰中,“溫州模式”正在上演怎樣的突圍?溫州這一重要經濟增長極如何再次崛起?傳統產業的高端化發展又有哪些路徑可循?

    “鞋都”“紐扣之都”進化之路中的“痛點”

    溫州“中國鞋都”稱號已歷經二十余載。截至去年,溫州鞋產量占到全國的1/10,溫州生產的女鞋占到全球的1/7。

    在豐門,成立于2015年的快時尚女鞋企業“尚金妮”主要針對25歲到40歲女性開發和生產增高女鞋。開發總監梁文虎梁文虎對澎湃新聞記者直言,目前市場競爭太大,今天的款可能下星期就被別家模仿,并且價格更低?!皽刂菪髢群暮車乐?,要搶時間、搶第一波、搶原創?!?strong>對于快時尚女鞋來說,網紅爆款搶的是速度與時間,企業來不及申請專利,因此容易被模仿、被殺價。

    產品同質化當前,設計與開發顯得格外重要,一些獨立的設計企業也得以冒出頭來。創建于2011年的中胤時尚股份有限公司(中胤時尚,300901.SZ)早期的核心業務就是鞋類設計。

    中胤時尚董秘潘威敏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,對于設計投入不足的中小企業,它們也迫切需要去進行產品的轉型升級,去提升自己的競爭力?!皽刂菥奂撕芏嘈惼髽I,我們希望通過設計的輸出,為更多中小企業去提供這樣的服務?!?/p>

    另一邊,在被稱為“中國紐扣之都”的橋頭,紐扣產業作為勞動密集型的傳統產業,也面臨著同質化競爭與產能過剩的問題。橋頭鎮分管工業的副鎮長徐建武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,紐扣的量在市面上已經有些飽和。

    據雷宇紐扣老板金恩義講述,橋頭紐扣產業由三部分組成,一是外貿單,二是公司單(即品牌代工),三是橋頭獨有的優勢,即現貨市場?!皹蝾^在開發設計紐扣方面全世界領先,種類是最齊全的,有貝殼扣、木頭扣、金屬扣、塑料扣,還有天然的果實、牛角扣,體量最大的是樹脂扣。但最大的問題就是同質化太厲害,最關鍵要保護好我們的知識產權。

    東南亞的競爭對手同樣“虎視眈眈”。金恩義提及,“現在印度紐扣生產也起來了,但他們的品質,工藝還是跟我們沒辦法比?!毙旖ㄎ湔J為,橋頭紐扣空間較大,可以把紐扣做精,從原本的功能性紐扣做成裝飾類,提高產品附加值,并把現貨市場的優勢保留住。通過產品開發的更新速度,走在東南亞的前端,“我們的產業鏈還有技術,都往領先發展,市場就永遠會保得住?!?/p>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紐扣產業還面臨越來越嚴峻的環保壓力,橋頭鎮政府打算促進企業兼并重組,企業在做大的同時可以投入環保設施,減輕環保壓力。

    向上突圍:傳統鞋服輔料產業往高端化發展

    國際技術加上中國生產依然是走向世界市場的有效之路。

    溫州外貿女鞋龍頭巨一集團有限公司(下稱巨一),是公司創始人、前董事長李愛蓮在1988年花5000元買下一家皮鞋廠開始辦起來的,目前已經交棒到兒子潘建中手中。這是一家以外貿鞋為主的溫州鞋企。

    巨一管理者代表兼企業管理部經理祝恒林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“像德國公司戴希曼(Deichmann)和我們公司成為戰略合作伙伴已經20多年了,他每年至少會給我們1000萬雙鞋子的訂單?!?022年12月,潘建中親自帶隊“出海搶單”,遠赴緬甸、孟加拉國等國,并與戴希曼簽下了1億美元意向訂單。

    在制造方面,巨一聚焦智能制造和新技術應用,擁有16條先進的制鞋流水線,采用“機器換人”和數字化系統,并將激光切割技術應用到鞋業。

    在品牌方面,祝恒林表示,“從現實來講,一種是自創自主品牌,另一種是代加工品牌,也就是制造品牌?!彼峒?,利用國外企業的技術與開發,走外貿這條路可能比走自主品牌更簡單。到目前為止,巨一也有了更多話語權,可以對客戶方案提出建議進行修改,也可以設計開發出樣品供國外客戶選擇。

    實際上,巨一近年也嘗試過自有品牌的道路?!拔覀冊瓉碛幸粋€二廠專門生產內銷的鞋子,因為疫情期間內銷不好,該廠就全部投入做口罩去了?!弊:懔直硎?,如果內銷要重新做起來,公司一定要做自己的品牌,品牌的定位要注重客戶需求、研發技術團隊的能力,以及品味、質量的提升。

    位于永嘉的奧康集團是比較早開始走自主品牌之路的溫州鞋企。

    “雖然溫州鞋企有很多,但真正有品牌的鞋企不是特別多。溫州鞋企在中國市場占有率還是很大份額,但它的品牌占有率還是比較薄弱?!眾W康黨委書記黃淵翔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,溫州需要幾個大品牌企業帶動起來,凸顯出一個品牌矩陣,讓溫州企業都能更加名副其實。

    如何提升品牌在消費者心中的份額,是我們今后的主打方向?!秉S淵翔表示,奧康對銷售渠道進行了升級迭代,從最開始的連鎖專賣、以街邊店為主,逐步向購物中心轉變。同時在產品方面,2022年重點推出了奧康運動皮鞋。

    另一邊,紐扣產業的高端化發展道路同樣“有跡可循”。

    樹脂和天然的紐扣最早在100多年前由意大利生產,發展過程中,意大利把生產密集型的紐扣產業轉移到日本,日本發展到一定程度再轉移到中國臺灣。改革開放以后,中國香港、中國臺灣的紐扣企業老板就搬到大陸等地,早期的橋頭人因此發展起紐扣市場。

    “目前意大利還有幾十家紐扣企業,規模不大,但附加值很高,主要生產工藝型紐扣,一顆可以賣到幾十塊錢,占據著高端市場?!?/strong>金恩義表示。

    提升產品的附加值成為高端化的必經之路。金恩義認為,通過政府引導、行業內部團結、知識產權保護,可以進一步減少同質化競爭與價格戰問題,一方面有助于解決產能過剩問題,另一方面可以提高產品的附加值。

    向外突圍:從“走出去”到“引進來”

    改革開放以來,全國各地民營經濟發展“各有千秋”,“溫州模式”或也可從其他地域的發展模式中獲得啟發,位于福建的晉江也因鞋企聞名于世。與晉江千億級規模的運動鞋企相比,溫州鞋企規模不算大。

    “溫州作為一個鞋都聚集地,應該說是溫州品牌創造出了很多溫州的企業。而晉江是很多體育用品企業的品牌成就了當地,這是兩個不同的發展概念。正是因為很多大型運動品牌,帶動了整個晉江地域的企業發展?!秉S淵翔對澎湃新聞記者說道,溫州模式從中可借鑒的是“品牌矩陣”的樹立,企業品牌可以與城市品牌同樣名聲響亮。

    從鞋類來看,溫州鞋企以皮鞋為主,晉江鞋企以休閑鞋、運動鞋為主。祝恒林認為,晉江能創造出自有品牌,一大原因是因為國內市場的年輕人比較喜歡穿休閑鞋,溫州也有企業在向運動鞋、休閑鞋發展,例如運動皮鞋。同時,晉江的上市鞋企比較多,產生了集群效應,把運動鞋的產業鏈建設得非常好,目前溫州也在走這條道路,由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葛益平擔任鞋業產業鏈鏈長,同時深入貫徹《溫州市實施產業鏈鏈長制“十個一”機制方案》,推進落實產業振興各項決策部署。

    除了企業品牌樹立、產業鏈完善,營商、生活、教育環境對于企業和人才發展同樣缺一不可。如今年輕人都往杭州、上海集聚,不過,朱康對也指出,近期在豐門鞋業的實地考察中,看到大量外地年輕人在此創業,“溫州人走出去是很正常的,溫州形成一個開放的市場,變成一個創業的熱土,大量外地人進來,動態上還是平衡的。一個開放的城市,要保持它的活力,應該穩扎穩打地把整個營商環境打造好,城市建設、基礎教育要做好。

    總的來說,溫州模式的突圍要有人才、產業、環境的支撐,注重環境保護和發展后勁。“溫州也在和浙江一樣提出了溫商回歸,一定要創造良好的氛圍,重視人才,特別是本地的人才,有好的投資環境、營商環境,才會筑巢引鳳,溫商才會回歸投資?!闭憬∪嗣裾丶s研究員、中國中小企業協會特邀副會長周德文說道。

    原廣東省永嘉商會會長孫小飛表示,溫州經濟不應僅依賴于溫州本土的企業,可以把在外溫商融入到家鄉的整個經濟社會發展。有相當一部分在外溫商,對家鄉情結很深,有把資源和項目帶回家鄉發展的愿望。

    孫小飛認為,溫州市要緊緊圍繞“以人為本”的招商策略,對現有在外溫商所主導的品牌和產業,深度地調研,結合溫州本土關聯產業的市場環境和發展現狀,制定切實有效的政策措施,千方百計地讓部分在外溫商品牌、溫商項目、溫商資源真正回歸家鄉共同發展。

    “民營企業土生土長、根深蒂固,幾十年的發展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教訓,形成了一定的模式,是有后勁的,特別是溫州人、中國人的創業精神,不怕艱難,不怕失敗。這樣一種溫州人的‘溫州模式’精神,應該發揚光大,在這個新時期更加發揮它的作用,溫州模式一定會得到很好地發展?!敝艿挛膶ε炫刃侣動浾哒f道。

    關鍵詞: 新聞記者 民營經濟 企業品牌

    相關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