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kumy5"><legend id="kumy5"><rt id="kumy5"></rt></legend></var>
<progress id="kumy5"><pre id="kumy5"></pre></progress>

<dd id="kumy5"></dd>
  • <span id="kumy5"><pre id="kumy5"></pre></span>
    <rp id="kumy5"></rp>
    <li id="kumy5"><acronym id="kumy5"></acronym></li>
  • 金融情報局網_中國金融門戶網站 讓金融財經離的更近

    看點:“破7返6” 2023年人民幣匯率能否延續漲勢?

    當前位置:金融情報局網_中國金融門戶網站 讓金融財經離的更近>資訊 > 財經 > 正文  2023-01-01 09:15:40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  先“破7”后“返6”,愈發具有彈性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2022年雙向波動幅度增強,走出“兩跌一漲”。

    從年內的波動幅度來看,外匯市場上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的最高值和最低值之間的差距均超過了1萬個基點,如此雙向波動彰顯出人民幣的韌性所在,調節國際收支的自動穩定器作用更加明顯,能及時有效釋放外部壓力。

    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,2022年最后一個交易日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.9646,全年累計貶值5889基點,貶值幅度超9.23%,這也創下了自2015年“8·11匯改”以來的最大貶值幅度。


    【資料圖】

    盡管全年收跌,但從走勢來看,人民幣在年末再現強勢。今年4月中到5月中是第一波下跌,彼時跌破6.8,出現階段性低點,8月中到10月末為第二波下跌,此過程中9月跌破7,10月跌破7.3,創下2008年以來的最低值。

    從11月末開始,人民幣大幅反彈,12月初漲回6區間,在12月30日,外匯市場上人民幣匯率迅速拉升,其中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漲破6.9,收盤時報6.8972。

    不僅是人民幣,今年全球主要貨幣對美元均出現不同程度的貶值,原因之一就在于美元今年強勢飆升,在美聯儲瘋狂加息的貨幣緊縮進程中,美元指數創出2003年以來最高值,但目前已有回調。

    正如中國央行副行長潘功勝此前所言,與前兩次美元升值時期相比,2021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對美元指數波動的敏感性降低。從全球范圍看,與主要發達和新興市場貨幣相比,人民幣貶值幅度處于平均水平??缇迟Y金流動雖有波動,但總體平穩有序。

    那么,今年年末人民幣的漲勢會延續到明年嗎?鵬揚基金首席經濟學家陳洪斌認為,今年11月末開始出現的人民幣上漲可能不是短期的調整波動,而是一個趨勢性的上漲,人民幣接下來或將出現反彈。

    在他看來,給出上述判斷主要基于兩方面原因。一是國內的地產、疫情等方面的短期問題到明年都會逐漸改善并解決,二是美國經濟的先導指標可能在明年二三季度出現較大幅度下滑。因此,中美兩國基本面在明年可能會出現錯位,發生“彼消此漲”,人民幣可能會開啟一輪新的上升周期。

    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鄭后成則對中新社記者表示,從四方面的因素來看,2023年人民幣匯率升值壓力大于貶值壓力。

    首先,從中美兩國宏觀經濟基本面看,2023年中國處于主動去庫存向被動補庫存轉化階段,而美國則處于主動去庫存階段,中國宏觀經濟基本面領先于美國。

    其次,從貨幣政策走勢看,在美國ISM制造業PMI持續位于榮枯線之下,以及美國長短端利差倒掛的背景下,2023年三至四季度美聯儲大概率降息,中美利差大概率收窄,利多人民幣匯率。

    第三,從美元指數的走勢看,美元指數處于周期的頂部區域,隨著美國宏觀經濟承壓及美聯儲降息,美元指數下行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  最后,從人民幣匯率自身周期看,當前人民幣匯率處于“8·11匯改”以來的第三輪周期的底部區間,后期升值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 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、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認為,美元在2023年初有可能走強且伴隨著一定波動,這也意味著人民幣匯率可能在2023年初走弱同樣存在一定波動。不過2023年中國貿易順差將大致持穩,再考慮到美聯儲預計在2023年下半年開始降息,以及隨著中國經濟重啟和持續復蘇,預計市場情緒將推動明年下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升值。

    汪濤稱,考慮到市場發展,目前已將2023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預測從此前的7.1調整至6.8。

    關鍵詞: 即期匯率 經濟學家 宏觀經濟 波動幅度

    相關內容